承德銀行
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撿錢
作者: 王月平   來源:京津冀文化網   發布時間:2017-1-18 21:19:03

        城里工作的兒子打來電話時,丁秀珍正在豆田里拔雜草。“媽,告訴您一個好消息,您有孫子啦!”聽了這個消息,丁秀珍高興的合不攏嘴,連說:“好,好,我這就回去告訴你爸,安頓一下家里,就給你哄兒子去。”“媽,不著急,您孫子才兩個月,還在他媽肚里呢!”“瞧我,都高興糊涂了!”話筒中傳來兒子愉快的笑聲。掛了兒子的電話,丁秀珍放下手里的活,匆忙往家跑,她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老伴。

        遠遠的她看見老伴正站在家門口向這邊張望。原來老伴也接到了兒子報喜的電話,他也正等著向老婆報告呢。老倆口回到屋里,妻子說:“再過幾個月孫子就要出世了,可兒子連房子都沒有,總不能讓孩子在職工宿舍里出生吧。要不,咱湊錢,幫兒子做個首付?”“上哪湊錢去!城里的房價這么高,湊三兩萬的能頂啥用?昨天魏寶說,他家二兒子在城里買了樓,要五千多一平米,光首付就二十萬呢!”“那你說咋辦?兒子才工作兩年,結婚時,兒子沒跟咱要錢,這買房子,說啥咱也得給湊點!不行,把咱家這房院押上,到銀行去借些!”“咱農村這房子押了也值不了倆錢!等看看再說吧。”老倆口不再說話,出屋去灶前做飯。
        下午,丁秀珍又去豆田里拔雜草。路上開來一輛黑色的小轎車,停在她家地頭上。從車上下來兩個人,一男一女,男的看上去有四十多歲。他們下車后踩著丁秀珍家地的田梗,經過丁秀珍身邊看看蹲在地上認真拔草的丁秀珍,什么也沒說,便奔水庫方向去了。男人手里拿著一副盒裝的魚竿。城里人沒事時,便來這里釣魚,其實,他們大多數人不是來釣魚,而是來休閑的。丁秀珍也沒太在意。
        太陽下山了,丁秀珍回家,路過水庫,她想過去洗一下手。剛蹲下,她看到身邊的石頭后面有一個米黃色帶小白花的雙肩包。心里問:這是誰的包?她趕緊站起來,向四下看了一圈,水庫邊上一個人也沒有。剛才那一男一女已經走遠,好像手里提著魚。他們踩著地的田梗向車跟前走去。丁秀珍想:這肯定是他倆丟的,多虧今天不是周末,這里沒啥人!丁秀珍想告訴他們丟了包,他們已經鉆進車里,開車走了。“看來光顧著釣魚了,包丟了都不知道。”丁秀珍彎腰提起包,剛拉開拉鎖,她便像被開水燙了一樣,驚慌地把包扔在地上,“媽喲!這么多錢!”丁秀珍忘了洗手了,她看著那個包愣了幾秒鐘,匆忙把拉鎖拉上。不知該拿著包立即回家,還是在這兒看著包等主人來找。“還是在這等著吧,萬一主人發現錢丟了,還不回來找呀。丟這么多錢,還不急成什么樣呢!”丁秀珍便站在河邊看著這燙手的雙肩包。同時聲音有些顫抖地給老伴撥通手機。老伴聽到她發顫的聲音,關切地問:“你怎么啦?出什么事了?”丁秀珍緊張地說:“你快到水庫這兒來一趟!”“什么事?”“我撿了一個包,包里有錢。” “嗨,我當什么事呢!你的聲音嚇我一跳!你等著,我這就過去。”丁秀珍站在包跟前,等著老伴王樹到來,她時不時抬頭向四周看看。
        不一會兒,老伴來到跟前。他看著妻子丁秀珍問:“就是那個包?”丁秀珍使勁地點了點頭。王樹從容地彎下腰把拉鎖拉開,一看這些錢,王樹也嚇了一跳。他活了這大半輩子,從沒見到過這么多錢。他緊張地抬起頭,話語不再沉穩,有些結巴地問妻子:“這,這是多少錢?”妻子說:“不知道,我沒敢數。”老伴說:“咱先拿回家去吧。看看這幾天有沒有找錢的廣告。如果有,咱就給人家。”妻子點頭答應。
        這時,天已經黑下來了。老倆口抱著這個雙肩包不安地回到家里。進門,丁秀珍趕緊把門關了,把窗簾掛上。王樹迫不及待地開始數包里的錢。“一沓,兩沓,三沓,四沓,五沓……”一百張一沓,一共是二十沓。“如果兒子在城里買樓,這些錢正好夠首付。”看著這堆錢,王樹興奮地說。“這小孫子,還挺有福!爺爺奶奶正為他沒地方出生而犯愁呢,就有人把錢給送來了。”丁秀珍看著這堆錢問:“這些錢,咱不給人家了?”王樹紅著臉說:“看看有沒有廣告再說。我覺那倆人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,要不就是沒心沒肺的人。哪有這樣的!拿著這么多錢去釣魚?要不就是他們非常有錢,平時二十萬當二萬看。要不就是錢來的太容易。”王樹說完,吩咐妻子:“擱起來,先別動。”
        幾天過去了,也沒聽誰說丟了錢。丁秀珍每天一進家門就把電視打開。她在找尋物啟示。為此事,丁秀珍還故意到街上去看墻上、電線桿上貼出的小廣告。轉眼一星期過去了,也沒人說起有誰丟錢這事。丁秀珍跟老伴說:“要不,咱把這兜子扔公安局或派出所院里去吧。”“公安局、派出所院里就都是好人呀!你真天真!”“哪怎么辦?”“明天,咱倆直接上派出所,交給警察去!省的讓這堆錢鬧的,干活都干不到心上!”
        第二天,他們把錢送到派出所。并把怎么撿到錢,以及這幾日的想法都跟警察說了。警察起身,握住老倆口的手說:“謝謝你們!你們不只品德高尚,還是我們鄉的大功臣。”說著,給兩位老人讓座,倒茶。而后撥通電話。不一會兒,院內來了幾個轎車。鄉長來了,失主也來了。失主正是那天停車在丁秀珍家地頭上,下來的那一男一女。失主下車握住王樹和丁秀珍的手說:“太感謝你們了!”回頭對鄉長說:“這里不僅風景秀麗,空氣清新,環境優美,而且民風淳樸,路不拾遺。在這里投資,我放心!那個項目就定下來吧。明天,我們便把協議簽了。”鄉長激動的一個勁說“謝謝,謝謝”。那個與失主同來的女子走過來,拉住丁秀珍的手,同時擦了一下眼角溢出的淚水激動地說:“大娘,謝謝您!我參加工作的第一天就遇到了您這樣的好人!我太高興了!”她回頭看了一眼那天一起釣魚的男人說:“我也遇到了一位好領導,好大哥,上班第一天就出了這么大的事,我死的心都有。我怕失去工作,我沒錢賠這么多錢。大娘,是您救了我。”說到這,女孩深深地給丁秀珍夫婦鞠了一個躬。此時,丁秀珍夫婦為沒能及時把錢送給她們而感到內心一陣愧疚。
        這時,民警對失主說“劉總,您點點,這錢都在這兒。”劉總回頭對女孩說:“小周,你把錢收起來。回去后到銀行辦個卡,把錢存到卡上。”女孩不停地答應著。劉總又對鄉長說:“郭鄉長,我們到王大哥、丁大姐家里去一趟吧。我覺這種拾金不昧的高尚品德,你們鄉應該給以大力宣傳、表揚。”郭鄉長說:“那是,那是,應該大力宣傳。我這就打電話讓辦公室整理材料。”這時,王樹不好意思地說:“拉倒吧,可別宣傳了。”丁大姐說:“宣傳啥呀!讓你們擔驚害怕了好幾天,我這心里還過意不去呢!”郭鄉長說:“要宣傳,要宣傳的! 這對我們鄉來說也是一件光彩的事。我鄉的人民有這樣的覺悟,我心里多自豪呀!”劉總推著郭鄉長說:“走吧,去王大哥家。”一行人開車進了白金屯村,警車走在最前面。
        村民們一看警車開道,來了一串車,都停到王樹家門口,于是仨五成群聚來看熱鬧。當他們得知王樹倆口子撿了二十萬塊錢,交到派出所,歸還失主時,都感到非常驚呀。他們有人說王樹倆口子傻,有人說王樹倆口子不可理解,有人說王樹倆口子膽小怕事,有人說王樹倆口子心眼好,有人說他們另有目的,有人說這好事怎么讓他家碰上了……他們說:要是我撿到這錢,我就如何如何……
        看著議論紛紛的人們,鄉長走出屋大聲說:“鄉親們!王樹倆口子拾金不昧的高尚品質,是我們全鄉全縣乃至全國人民的學習榜樣。我為我們鄉有這樣的村民而自豪。他們的行為不僅代表了他們倆人,還代表了我們鄉所有的父老鄉親。”人群中傳出幾聲不屑的唏噓聲。郭鄉長接著說道:“鄉親們那,王樹倆口子送還失主的不只是錢,還有良心和誠信。我們需要好心人,社會需要好心人,好心有好報!王樹倆口子得到的回報,不止是他們個人,而是恩澤鄰里,惠普三鄉,幾代人求之不得的大好事! 這個大好事是什么哪?”下面鴉雀無聲,掉根針都能聽得到。“這個大好事就是……”郭鄉長抬頭看了一眼正站在窗前向外觀望的劉總一眼,怕這位才神爺感覺受了冷落,于是說:“劉總,你來給鄉親們說說。”下面出現一陣騷動。劉總清了一下嗓子,用帶著京味的男中音說道:“白金屯村的父老鄉親們,我從王樹大哥和丁大姐身上看到的是我們村人們的:善良、質樸、勤勞、誠實” 下面一下靜了下來。“我原本考慮在灤平縣投資一處紅鱒魚養殖基地,以開發帶動我縣的旅游產業,拉動我們當地的經濟發展,使我們的村民富起來,腰包鼓起來,生活水平更上一層樓。在我還猶豫不決時,是王樹大哥和丁大姐的誠實和善良感動了我。所以,我下決心,在你們白金屯鄉投資。這個投資地點就選在你們村。到時,我將投資六千萬,提供就業崗位一千人,(這一千人優先在你們村選錄)并逐漸擴大投資規模。把你們這里打造成旅游風景名勝區,產供銷,觀光農業一體化的新格局。”下面響起熱烈的鼓掌聲,經久不息。這時,郭鄉長向大家擺擺手,讓大家安靜。然后接著說道:“鄉親們,劉總明天就跟我們簽協議。大家以最最熱烈的掌聲感謝劉總!”下面響起雷鳴般的掌聲。郭鄉長說:“今天,這件大好事,我提前告訴了大家。你們回去樂的同時,也想想在劉總這個大貴人的幫助下,我們應該干些什么,怎么干?你們可以把你們對未來的暢想寫出來,直接交到我那,我和劉總我們再商量。你們看怎么樣?大家都回去想想啊!今天我們還有事,你們就先散了吧。”大家陸續散去。這時,丁大姐已經把農家飯菜準備停當。一幫人開始上炕吃飯。
        飯間,劉總說:“王大哥,丁大姐,我想把你家這房,這院買下來。”因話出忽然,他不好意思地抬頭看著王樹。王樹張嘴說道:“賣了我們沒處住呀!我們在這院住的挺好的,從來沒有過賣房的想法。對不住您了!”郭鄉長趕緊夾起一個小白菜餡的棒面勃勃遞給劉總,說道:“來,嘗嘗,我們這的特色棒面勃勃,小白菜餡的。”劉總接過棒面勃勃,看著王樹說:“我是這樣想的:我把你家院子買來后,房子肯定要重新蓋。到時,我多蓋出一間給您倆口子住。你倆也不用出外去住,還住在這個院子里。我雇您給我看管著這院子,您平時只需跟現在這樣,把院落收拾干干凈凈的,另外把那兩塊菜地種些青菜,青菜不要上化肥、農藥。”王樹說:“看院、種菜到是沒問題。”劉總又說道:“我每月給您一千元工資。至于房院,您要多少錢,您和大姐商量一下 。”
        這時,丁秀珍捅了捅王樹,王樹下炕跟妻向外屋走去。丁秀珍說:“要不,我們把房賣給他吧,多要點錢,也好給兒子買樓做個首付。這樣,咱有住處還能幫兒子。只是你有工資了,那我呢?”王樹說:“呆會兒我去問問他,看能不能也給你一千塊錢的工資。你看那房子要賣給他,該要多少錢呢 ?要不,要十二萬,你看咋樣?去年,張明家那房子賣了十萬,跟咱家的一樣。” “張明家房子比咱家少一間呢! ”“少一間有什么用,人家不住這房子,要拆了重蓋呢!”“咱兒子的買樓的首付可要二十萬呢!”王樹不語,妻又說:“要不,咱要十六萬,再加上咱倆的工資,過兩年也能給兒子做首付了。”“嚇,你那工資還沒普呢?再說,這城里的樓房過兩年還不知是啥價呢?張明家丫頭買樓時首付是十萬,這還不到一年,魏寶家老二的首付就漲到二十萬了。”這回,丁秀珍不說話了。
        這時,飯桌上的郭鄉長嚷道:“嗨! 你們倆口子,商量的咋樣啦?劉總等你們回話呢!”
        王樹轉身進屋,使了很大勁對劉總說:“一口價,十七萬! 另外,我媳婦也想找一個一月能掙一千塊錢的活,好給我在城里工作的兒子買樓做首付。如果不答應,那就拉倒。”劉總說:“行,答應!只是現在是市場經濟,我也還個價。”王樹倆口子緊張地看著劉總。“我給你們二十萬。蓋這個農家院的費用,王大哥你算算,到時我一并給你,你負責把房院蓋好。我母親住夠了城里的高樓,希望到農村來住。不過,我母親和我爸只是夏天來這里住。到時,丁大姐你給他們做做飯。青菜一定要咱自家種的不上化肥和農藥的。我每月給您一千元工資,您看這樣還成嗎?”丁秀珍樂得合不攏嘴,連說:成!成!
        劉總一行人走后,第二天,同鄉里簽了在白金屯村投資協議書。
        第三天,便把買房的二十萬還有建房的二十萬,分別存在兩張銀行卡上,送到王樹手里。
        第四天王樹便招乎村中人收拾院中東西準備拆房子。王樹說:要趁著天腦呼的季節把房子蓋起來,這樣房子結實。
        劉總也確實守信用,每月按時給王樹的銀行卡上打二千元工資。盡管房子還沒蓋成,盡管他的父母還沒來住過一天。
房子蓋成后,劉總的父母果然只是夏天來住幾個月。
        三年內,劉總為白金屯投資6000萬,利用灤河水建起了紅鱒魚養殖基地,集吃、玩、娛樂、休閑于一體。辦起了特色餐飲,并依山傍水蓋起了幾處休閑別墅度假村。本村及附近村子的農家為了接待來此度假休閑的人,也開始建農家院,家庭旅館,于是,這里的旅游產業便紅紅火火地開展起來。
        曾有多事的村人說:其實王樹家是陪本的,如果他們當初不歸還劉總那二十萬,他家既有錢又有房。兒子的住房首付幫了,也不至于老啦老啦的連自已的房子都沒有。王樹和丁秀珍聽后樂呵呵地說:雖然賣了這房院我們收的也是二十萬,但我們心里踏實,心里沒病。再說啦,人家劉總還給咱們村投資6000萬呢,我們在家門口就有工資掙,還啥也沒耽誤。
        幾年后,劉總老娘去世,劉總分文沒要,把房贈予王樹夫婦。
詳細王月平簡介

 【作家簡介】王月平,女,會計師,河北豐寧人,灤平職教中心教師。河北省作家協會成員。曾在《北京晚報》《女子世界》《教師博覽》《北京教育教學研究》《公民與法治》《中國旅游文學》《中華詩詞》《熱河》《燕山》《承德日報》《承德晚報》《承德廣播電視報》《忻州日報》《都市報》等報刊雜志上發表報告文學、散文詩歌二百余篇,并多次獲獎。曾獲“天籟杯” “德藝雙馨著作家”稱號。有多篇作品被錄入《“天籟之音”優秀作品集》 《壯哉 金山嶺長城》《秀色轉山湖》《合和承德》《大美興隆》等書中。編輯了《灤潮》雜志創刊號,參予了《灤平縣地方文獻匯編》。著有長篇小說《灤河源的春天》和散文詩歌集《風過草原》 。

更多王月平專欄
more略聯盟
more情鏈接
主辦單位: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
技術支持: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
投稿郵箱:jingjinjichina@163.com    辦公QQ:185067821
版權所有:京津冀文化網     冀ICP備13006836號-2
久久彩票心水网 东台市| 嘉义县| 牙克石市| 呼伦贝尔市| 双江| 汉源县| 页游| 大英县| 桐柏县| 芦溪县| 凤山县| 中超| 安图县| 白水县| 方正县| 东阿县| 彭阳县| 莫力| 修文县| 桐庐县| 延安市| 新河县| 孝昌县| 淳化县| 花莲县| 新兴县| 云浮市| 海晏县| 尖扎县| 平潭县| 三门县| 丰顺县| 微山县| 南城县| 阿合奇县| 卢龙县| 肃南| 随州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