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德銀行
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醉美水鄉
作者: 胡芳芳   來源:京津冀文化網   發布時間:2017-2-16 13:58:30

           冀中大平原上有一顆璀璨的明珠——白洋淀,俗稱“西淀”,美麗富饒的勝芳則是它的姊妹淀——“東淀”。歷史上的勝芳“水則帆檣林立,陸則車馬喧闐”。自小生活在黃土高原的我怎么都沒有想到,我的腳步會在勝芳古鎮停下,像一棵花草生根開花結果。 

     勝芳是爸爸的姥姥家,我的最初印象是美麗喧鬧祥和,河水清清,荷香縈縈,小橋流水人家。五歲那年入夏,我跟隨奶奶在舅爺家小住。上世紀七十年代的勝芳地少人多,人們的生活還很貧困,住房的緊張不亞于天津,一個小四合院里總是擠滿人家。孩子們親如一家,常常是成幫結隊上學、游戲。除去冬季,大多時間各家都是坐在院子里吃飯,各種飯菜的清香混雜著大人的說笑聲,孩子們的吵鬧聲像小鳥喧騰飄出小巷。閉上眼睛,那歡樂的畫面又緩緩地在記憶的河流里重現。 

    舅奶去世早,舅爺忙于生計無暇顧及兩個孩子,于是作為親姑姑我的奶奶就悄然攬起舅爺家的針線活,好在奶奶家與舅爺家住得不是很遠。舅爺家街道都是青石板鋪就,臨街店鋪古香古色,一條清澈的小河穿城而過。東橋、北橋、西橋、南浮橋,勝利橋,解放橋,眾多的木橋、石橋、鐵橋,讓我著迷讓我迷路,也沒有數清到底有多少個橋。東橋是一座形似趙州橋的鋼架橋,據說最初的石橋建于明永樂年間,明清兩次擴建成中有活孔、能開放過彩船的永久性橋梁,定名為永濟橋。民國二十五年和1972年兩次改建成鋼筋混凝土結構的鋼架橋。那座橋成了頤養天年的老爺子們聚會聊天的集散地。每天晨曦微露,他們早已坐在橋膀子上拉家常、談新聞。陽光從地面慢慢爬上他們的膝蓋,兒孫般坐在老人的懷里、爬上肩頭戲耍。濃郁的水鄉口音夾雜嗆人的旱煙味在河面悠來蕩去。 

    北橋最熱鬧的時候是在夜幕降臨時。那時這里聚集的人更多了,各年齡段、各個階層也都無需分辨,是戲曲的愛好組合了他們。自帶樂器有二胡、板胡、京胡、笛子、琵琶、古琴,節目豐富多彩:樣板戲、京劇、河北梆子、京韻大鼓……。演奏者興致勃勃,表演者有板有眼,字正腔圓,那一招一式還真像科班出生的行家里手呢。石橋成了人們尋找自我、展示自我、傾瀉情感的大舞臺。表演者都是小城里普通人,有的是父子、母子,夫妻。真是無巧不成書,表叔的媳婦就是在那里被舅爺選中的。那時舅爺在這里拉胡琴,多才多藝的表嬸在劇團里表演鐵梅,最終被表叔金屋藏嬌演奏起鍋碗盆勺交響曲了。這道奇特的風景一直持續下來,三十多年過去了,那座石橋早在九十年代坍塌,取而代之是新的鋼架橋。橋上納涼的老人,如癡如醉的歌者也不知道更新了多少人。橋下的流水清了又濁,濁了又清,碧荷紅了又謝,魚兒聚了又散。歌聲依舊婉轉悱惻,琴聲依舊悠揚纏綿,只是那夢一樣的童年一去不復返了。 

     “南游蘇杭,北游勝芳”,小城古樸美麗,街道窄窄,小巷幽幽,石路、石橋、石屋很像精雕細琢的蘇州園林。勝芳最美是在春雨綿綿的日子,小街空蕩蕩的,撐一把油紙傘,緩緩行走在悠長的雨巷。那時的我是一個五齡稚童,沒有丁香般的幽怨,更不懂雨滴彈奏青石板的韻致,只是被這個潑墨水鄉畫般的景致陶醉。一個人徜徉在微雨里,聆聽雨滴在傘面的呢喃,似乎聽懂了那童話般的語言,有時會情不自禁地笑出聲來,常常忘記回家吃飯。 

    雨中的小城寧靜祥和溫馨,黛青色的石板路油光可鑒,上面的斑紋清晰靈秀,讓人不忍踩踏。灰白色的房屋,青灰的瓦,有點像徽式建筑的風格。房前屋后,小街路旁,星星點點的翠草讓雨中靜默的小城多了幾分生機,增了幾分色彩。黃昏,路燈從沉睡中睜開惺忪的眼睛,深情地注視著小城里的喜怒悲歡。當裊裊的炊煙飄動,小城漸漸活躍,每個窗口都溢出了橘色的燈光,蛙鼓、犬吠、雞鳴、兒啼,小城一天的生活似乎才開始呢。 

    那時的小城很少看到汽車、馬車,孩子們無所顧忌地在大街小巷穿梭。穿心河里種滿了蓮藕,很令我向往。當表叔、表姑不忙的時候,就帶我去采摘蓮蓬。滿池青碧半池嫣紅,我忘乎所以地喊叫著撲向小河。那時也許是為了保護蓮藕,河上很少能找到小船,更多的時候是望河興嘆。夏日的荷花含苞怒放,姹紫嫣紅,一朵有一朵的風韻,一朵比一朵妖嬈。盛開的荷端莊大方,半開的荷俏皮可愛,更像捉迷藏的頑童。凋謝的荷也有著說不出的韻味,女人徐娘半老不忍觀,可是殘荷卻有著詩畫般獨特的美。有的枝頭只剩一兩片花瓣在風中搖曳,卻嫣紅依舊,多像無韻的詩。荷花讓人愛憐,孕育中的蓮蓬更令我愛不釋手。枝頭擎起了拳頭般的小蓮蓬,就像宣誓示人:“給我一個微笑,讓我還你一個奇跡。”蓮蓬多像母親的懷抱,蓮子在母親的懷里睡得多么踏實、多么香甜。 

     那時一向愛花的我很少讓表姑采摘荷花,卻磨著讓她給我折一枝蓮蓬。每次捧著青蓮,淚眼婆娑。表姑詫異:“雅尼,你怎么哭了,是因為蓮蓬籽沒成熟嗎?”“表姑,蓮蓬籽都有蓮蓬媽媽的呵護,我卻多年沒有聽到媽媽的呼喚與愛撫!”兩歲的我一直在奶奶身邊孤獨地生活到七歲,是荷讓我想起遠方的父母。我的話惹得五歲就失去了母親的表姑淚如雨下。那天奶奶訓了我,從此,我不再鬧著讓表姑帶我去采荷。 

     周末了,表叔就有時間帶我去城外游玩。我最喜歡去蘆葦蕩里捉水鳥、撿鳥蛋、摸小魚。大清河從城西的郊外流過,魚蟹肥美,碧草連天。盛產聞名遐邇的勝芳河蟹,比江南的大閘蟹醇厚肥美。“七上八下”寫出了勝芳河蟹這一獨特的生長特點,淡水成長海水孵化。文革時期根治海河,切斷了大清河與渤海灣的河道,人為改變了河蟹的生活環境,這一個尤物從此絕種。聽奶奶講,爸爸小時候常來這里捉螃蟹,鬧大水的時候,不光河里有,連田地里到處都是魚蟹。一頓飯的功夫,蝦簍盈滿,集市上賣了就夠爸爸上中學一周的生活費。

     水鳥此起彼伏的鳴叫聲拉回我飄遠的思緒。表叔劃著小船在蘆葦蕩里穿梭,青紗帳般的蘆葦,忽起忽落的水鳥,自在游弋的青蛙、小魚,肆意歌唱的知了,起舞翩翩的蝴蝶,深情戀戀的紅蜻蜓。我歡快地和每一個小動物打招呼,惟妙惟肖地模仿著蝴蝶的舞蹈,笨手笨腳地和小魚、水鳥斗智。貪玩的我常常筋疲力盡一無所獲,好多次還差點被魚兒誘惑到河里去。 

    玩累了,安靜地趴在船舷上緘口閉目。表叔連忙問:“雅尼,你怎么了,被水鳥咬住小嘴了嗎?”“我聽奶奶講,天下的河流都是通著的,爸爸說蘭州城里有一條很大的黃河。我在心里和爸爸說著悄悄話,河水不就把我的思念帶給蘭州的爸媽了嗎?”“唉!不是他們不愛雅尼,更不是忘記了可憐的雅尼,爸媽也想念著雅尼呢。”表叔默默地把我摟在懷里,一行熱淚流淌在我的臉上。表叔一定也想起了天堂里的母親。 

    后來表叔結婚了,連續生了兩個兒子,對我更是疼愛有加。每次我和奶奶去勝芳,他總給我買螃蟹和大蝦,他總是笑著問我:“雅尼,你看我們這里多好,有你愛吃的螃蟹、大蝦,有你喜歡的荷塘、小橋、蘆葦蕩,別去蘭州找爸媽了,給我做女兒吧。”那時,我總是臉紅紅地跑開了。做夢也沒有想到童年時的一句戲言竟然成真,成年后在表叔的穿針引線下,我還真在這方熱土扎了根。 

     夢三十余年,三尺講臺上站立了二十個春秋,“桃李不言下自成蹊”,收起翱翔的羽翅,相夫教子默默耕耘。“世間哪得雙全法,不負如來不負卿?”

    微雨里小荷還在輕舒腰肢,聽得到悠揚的蛙鳴聲,于是夢里夢外的水鄉重臨我的筆端。  刊發 2010年《散文風》第9期 

詳細胡芳芳簡介

 【作家簡介】胡芳芳,女,筆名葉紫。中國散文學會會員、河北省作家協會會員、《散文風》雜志責任編輯、抗美援朝歷史研究會新聞干事。 毛澤東文學院第十五期作家班學員。創作有散文、詩歌、文藝評論等文學作品80余萬字。參與編撰地方志兩部,在《黃河》《中國海洋報》等報刊發表作品200余篇,入選多種文集。曾主持陜西《安康電視報》美文專欄。40多篇散文、詩歌在全國文學大賽中獲獎。首屆林非全國散文大賽最佳單篇獎,連續8年榮獲河北省散文名作獎。

更多胡芳芳專欄
more略聯盟
more情鏈接
主辦單位: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
技術支持: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
投稿郵箱:jingjinjichina@163.com    辦公QQ:185067821
版權所有:京津冀文化網     冀ICP備13006836號-2
久久彩票心水网 合肥市| 龙游县| 临安市| 聂拉木县| 万载县| 定西市| 牡丹江市| 普宁市| 石台县| 浪卡子县| 宜良县| 阿坝| 连江县| 江山市| 时尚| 温泉县| 龙胜| 东明县| 伊川县| 黄浦区| 远安县| 抚顺市| 邳州市| 交口县| 龙泉市| 邯郸市| 凭祥市| 中牟县| 简阳市| 沐川县| 都昌县| 呼玛县| 普定县| 靖江市| 行唐县| 富宁县| 五台县| 璧山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