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德銀行
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鄉間的舞者 ——蘇從會散文印象
作者: 孟德明   來源:京津冀文化網   發布時間:2017-2-26 16:54:13

        體育賽事中,我愛看體操,我覺得體操更是一項青春的運動。這項運動對于年齡的要求近于苛刻,體操場上很難見到超期服役者,十六七、二十來歲,再大就不行,身體的沉重很難保證動作的完成。真應了作家張愛玲的話,出名得趁早。

       體操比賽我最愛看的當屬平衡木,寬10厘米的木條,比腳寬不了多少,要在上邊完成既定動作,曼舞與騰空,還不能掉下來,真像獅螺殼里做道場,驚險之中又不失藝術之美。
        近期集中讀了蘇從會的散文,我想到這些,該是有些緣由的。就我的了解,蘇從會的身份是農民,有許多可能讓她難以和文學結緣,她卻執拗地走著文學創作之路。一個生活在鄉下的普通女子,如詩人海子所說,喂馬,劈柴,關心糧食和蔬菜,如果有機會她也喜歡走出去周游采風,感受它鄉風景。呼吸城里空氣的海子,以為那些是詩意和神性,可在蘇從會,這些就是零距離接觸的普普通通的生活,是鄉下人的柴米油鹽。她以前有個小車間,生產毛巾,不賺錢也停產了。她不用向往,就過著既有蚊蟲叮咬,又有春種秋收的日子。
       蘇從會與創作結緣,和她當語文老師的父親有關,大概是遺傳,她對文字有種特殊感覺。就促使她打工之余,田間勞作之后,在閱讀和書寫中升騰她的詩意生活。我不贊成一說到身份就把蘇從會說成農民作家,我以為使用這樣的言說太過草率。農民作家有嗎?有。我就看過一些農民身份的作家,寫一畝三分地,寫鄉下的生活,有時甚至展示農村生活的愜意。如果停留在這些顯而易見的事物敘寫上,無疑是表象的。我不是否定這樣的寫作,只是認為應該要把這個群體歸結到農民作家層面,這些作家有大把的身邊可見事物可寫。而只要深讀蘇從會的作品,就感覺不能把她歸入農民作家的序列,她就是個作家。就像你是知識分子,不能說成是知識分子作家, 你是學者不能說成是學者作家一樣,讀她的作品會讓你忘掉她的身份,好靜下來走進她的創作。蘇從會不是拿著鋤頭就寫鋤頭的“汗滴禾下土”,收著谷子就寫谷子的“秋收萬顆子”。我們要評價她的作品,必須把她的作品歸入藝術文本,才能走進她的創作世界。
        對于生存環境、生存狀態的關注與適應,構成蘇從會散文的主線。散文的在場性特點,為我們探討作家的心律波動提供了與小說家不一樣的可能。蘇從會生活在農村,母親早亡,“窮人的孩子早當家”,在文字里,她顯露出這樣的生命經歷。“家貧哪管嫻與蠻,蓬頭垢面只為柴米鹽。”這是她的散文里的句子。她撿拾雞蛋的高興,豬竄圈時的無奈,放在了幾十年后的今天,就有了成長中的快樂與自足自慰。我很在意她的這些文字表現,在今天看來,她對走過來的那段時光沒有沉浸在怨艾里,做著說教式的絮叨,作為文學文本,她很注意節制地運用這些素材,精心挑選,架構于自己的文字中,她更想體現某個方面的體味。雖然含有幾分凄苦,可她的文字是蘊含在洞察力中的,是在把控情緒里行文的,顯示著她的從容。從而避免了那種內容大于形式的直白言說,恰到地在作品里進行了比例分成,她是為文學而書寫文字的。她在《莊戶人家的晚間生活》開頭這樣說的,“八點半,月色結冰碎碎涼。一起下班的工友絮絮叨叨往家趕。家,應該各有溫暖在等待!今夜獨宿無須急。急與不急,饒是你有心放了慢鏡頭,可每晚這一段路,同樣的距離,總還是要晃到家的。”在這里環境、場景、人物、心情都得以展示,本來十分艱苦的生活,在她自有溫馨與憧憬。就我知道,她至今的生活依然屬于為了生計的奔波,“想著為自己倒一杯水取暖,提起水壺,輕飄飄似害了重感冒一般。暖水瓶居然是空的!幾分氣惱的放下,又不敢用力。”那又怎樣,她的內心總會經營出別樣風景。與作家蕭紅盡寫命運的暴露與抗爭有所不同,蘇從會的文字里著力處不在生活的凄苦無奈,無論處于怎樣的困境,她依然會找到適應這種狀態的平衡點,她明白這一切都是生命的賜予,是人生的滋味,與艱難對視,并肩暢談而行也就構成了蘇從會式的表達。
        泥土自有花芬芳,鄉間得聞筆墨香。閱讀蘇從會的散文,我不由地想到廣有影響的“山藥蛋派”和“荷花淀派”。按照一般鄉間寫作路數,蘇從會的散文從鄉土入手會來的簡捷順暢許多,她更易走進“山藥蛋”,她的寫作卻不是,她似乎有意回避這些。在她作品的展現里,一切都會從雅開始。當然,說她更貼近“荷花淀派”,是她在散文的把控和追求清新方面而言。她似乎也沒有刻意追求什么流派,而是體現著自己的文學語境表達。于是,她的一些寫書香、寫鄉間歌聲的作品,盡管這份清雅來得有些艱澀,依然具有田野彌散出來的芬芳。“生活無夢,則日子貧乏無趣,生命蒼白單調”,她的夢該是多么溫馨,書香夢、寫作夢是她農村生活中別人看不見的溫暖。當然,在農村這樣的夢屬于曲高和寡,“夫君若聽到,好生激動,終于捕住發泄的機會:掙錢?就她?喝涼水都不夠。”這是丈夫不解的奚落。“讓人拿出汗珠子摔八瓣的血汗錢來供養你的詩情畫意,豈不是癡人說夢。”她也時有追夢的迷茫與自責。可她堅持下來了,書香夢的魅力越來越大。在這樣的曲折中,她的散文既有農家的執著,又具備了廣袤原野的縷縷清香,也使她的作品切入到獨到的視角。
        語言亦是一道風景。讀蘇從會的散文,不能忽略她的語言表達。她的作品有著很好的語感和語態。我們知道,語言在很多作家都是致力探求的,語言會顯示一篇文章背后的印記與信息。汪曾祺對語言看得更為重要,他說“語言本身是一個文化現象,任何語言的后面都有深淺不同的文化的積淀。”可喜的是蘇從會的散文具備了克服語言惰性的自覺。她的語言很注意節奏把持,像愛惜素材那樣,她不會讓自己的語言生枝生蔓,她會因襲著古漢語的脈絡,又著力把握著現代語境的詩意。運用這樣的語言,她敢于直指鄉下農婦的流俗,“大抵世上鄉間婦人的陋習是相同的,大把大把的好時光浪費在東家長西家短的無聊閑談上” ,她要鼓勵自己學會堅強,“掙扎出最后一絲清醒,自己對自己說,明天,這簡簡單單的溫暖”。誰說農家就得“土”,蘇從會有著自己的詩意感覺。讀她的散文,會體會到她語言帶來的美質,總會讓語言富于張力,拓展開一個空間,引發讀者的想象。
        在物質生活的艱苦與詩意生活的追求里,蘇從會很好地利用這種反差,以散文的方式施展著她的閃轉騰挪,她是守護田園又能在其中旋出舞姿的人,這很是難得。因而,我們對于她的文學遠行有著更高期待。法國當代著名作家娜塔莉·薩洛特說過這樣的話,“偉大作家所傳達的,其實多半不是他們的話語,而是他們在靈思時刻的呼吸吐納。”我以為,她還需認真體味讓語言與素材消融到藝術氛圍里,好在生活現實和文學拓展上開辟更大空間,那樣她的散文之夢將會托舉出更為曼妙的舞姿來。
詳細孟德明簡介

【作家簡介】孟德明,八十年代畢業于河北師范大學中文系。中國散文學會會員、河北省作家協會會員、廊坊市散文學會會長、廊坊師院文學院客座教授。

        致力于冀中地區歷史文化研究和散文寫作。在《人民日報》《光明日報》《文藝報》《散文百家》《解放日報》《當代人》《歲月》《遼河》等發表作品300篇,《壺口:傾聽與傾訴》《從易水出發》等入選保定、鹽城、濟寧等多地高中語文試卷,多篇入選《我最喜愛的中國散文100篇》《全國報紙副刊年選》《人民日報2012年散文作品年選》《小品文選刊》等版本,獲全國第四屆冰心散文優秀獎。代表作有《奔跑的榆》《有柳依然》《葦淀上空有片云》《張嘎堵了誰家煙囪》等。其散文被稱為“新荷花淀寫作”,2014年3月29日廊坊師院文學院舉行作品研討會,著名作家、評論家韓小蕙、李曉虹、堯山壁、苗雨時等參加,活動消息在《人民日報》《文藝報》《光明日報》《河北日報》數十家媒體刊發。2016年,“新荷花淀寫作”研究由廊坊師院文學院申報被列入省社科基金項目。
    已出版詩集《孟德明現代漢詩選》《一地陽光》和散文作品集《在文化樹下喝茶》等。
更多孟德明專欄
more略聯盟
more情鏈接
主辦單位: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
技術支持: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
投稿郵箱:jingjinjichina@163.com    辦公QQ:185067821
版權所有:京津冀文化網     冀ICP備13006836號-2
久久彩票心水网 静乐县| 大丰市| 普兰店市| 历史| 巴马| 涿鹿县| 阿鲁科尔沁旗| 涡阳县| 永福县| 津南区| 都江堰市| 共和县| 留坝县| 青田县| 保山市| 革吉县| 金塔县| 基隆市| 汉源县| 奉贤区| 巢湖市| 灵丘县| 高雄县| 乌拉特后旗| 营口市| 丰都县| 巴楚县| 正宁县| 淮安市| 郓城县| 湖南省| 垣曲县| 南皮县| 东宁县| 班玛县| 古蔺县| 久治县| 晋城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