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德銀行
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小城丁香——(十二)暮色沉沉
作者: 席玲   來源:京津冀文化網   發布時間:2017-3-24 16:14:07

       上班的路上碰到了單位的穆姐,“丁香,聽說咱們縣南邊在建一個叫秋水伊人的小區,不知道可靠不可靠。聽說是咱縣的一個人開發的,好像是姓岳,不知道你認識不認識。這眼瞅著我兒子就從部隊復員了,我的趕緊買套房子給兒子娶媳婦啊!”“行,我給打聽打聽,看多少錢一平。”丁香想,難道是岳禮?

拿出岳禮的名片,丁香撥通了上面的電話號碼。“喂,你好!請問是岳禮嗎?”“你是…有什么事嗎?顯然對方沒有聽出自己的聲音,”那邊的聲音不耐煩的說。“岳總,你好啊!連老同學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,我是丁香啊!”“啊,啊,啊,丁香兒啊!那邊的聲音立馬變了腔調,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嗎?”“也沒什么事,就是聽說咱縣的那個秋水伊人小區,是你開發的吧?有同事想買,問問看房子的質量怎么樣?多少錢一平?你就給我交個實底唄,老同學。”丁香也恭維了岳禮幾句:“你可真能干啊!岳總,什么時候也讓老同學借借你的光發發財啊?”“好說,好說,你介紹來的人我還能虧待不成嗎?優惠一定優惠,你讓他過來找我吧!只要你信得過我岳某人,有錢咱們大家賺,有好機會我一定告訴你。”掛斷電話,丁香沒想到這個岳禮還挺好說話,都說“為富不仁”,在這岳禮身上可沒看出來啊!丁香在慶幸著還有這樣的一個好同學。

隔天,丁香正在單位上班,岳禮就打來了電話:“丁香,你知道嗎?鄰縣有塊地皮在轉讓,我想拿下,可手頭又有些緊,不好意思跟你張口,但希望你念在老同學的份上,希望你能入股,看能不能支持我這一把。”岳禮在電話里的聲音可憐巴巴的。“你要多少?”丁香問。“八萬,算是你的入股,等賺了錢,連本帶利還給你,年底還給你分紅。就這兩三天,你趕緊的吧!”岳禮的聲音急切起來。“可是,可是我手頭沒有那么多錢,只能湊夠三萬行嗎?”丁香誠懇的說。“行,也行,有就比沒有的強,我先掛了。”那邊岳禮掛斷了電話。

丁香心里有說不出的高興,只要能再多籌點錢入股,年底就能分到更多的紅利。丁香撥通了同學侯莉莉的電話:“莉莉你好,我是丁香。不知最近你的煙酒商店經營的怎么樣啊?生意還好吧?”朱莉莉開店時曾到丁香這拿過兩萬塊錢,當時丁香就那么多錢,全部給了她。她很守承諾的說是一年還清,到時候就還清了錢。“哎呀!真是不好意思啊!丁香,我年前剛買了房子,貨又壓了很多錢,實在是拿不出來啊!”莉莉的聲音輕飄飄的通過電話線傳到了丁香的耳朵里,丁香聽的很清楚,也說的很清楚:“沒事,莉莉,我再想別的辦法。”丁香忽的想起自己曾經兼職的那家公司,試著撥通了經理的電話:“喂,馬經理您好啊!好久不見了,不知最近是不是很忙?”“是丁香啊,你怎么也不來公司了,有時間過來坐啊!你走了,少了一員大將啊,我這都快轉不動了。”那邊馬經理聽上去語速適中,話感輕松。看樣子,最近肯定生意不錯。丁香接著說:“馬經理,您看是這樣,我有件事想求您幫忙,想借您兩萬塊錢,到下個月就還給您,您看行嗎?”那邊立馬安靜了,馬經理沉吟了一會說:“丁香,你看這樣行不行,我最近客戶很多,資金都快周轉不過來了。你急著用嗎?要是不急用的話,下個月我一個存折就到期了,到時候給你,行嗎?”“好,謝謝您了!不用了。祝您生意興隆!”丁香苦笑了一下,放下電話,望向窗外。

院里停著單位的幾輛轎車,有穆姐的那部紅色QQ,有臨屋杜鵑的黑色本田,還有不知是誰的藍色奧迪也格外顯眼。

屋里窗臺上擺的那盆紫羅蘭懨懨的垂了葉子,丁香用手扶了扶它的枝干,可手一松開它旋即又低垂下來。丁香找來一根細木棍和包裝繩,把紫羅蘭的主干縛在木棍上,用繩子小心把它攏起來,盼望著明天太陽一出來它能抬起頭來。可一轉身“嗵,嘩啦”一聲,紫羅蘭竟然從窗臺上跌落下來。

“信,丁香有你的信!”辦公室新來的小伙子小尹把一封信放到了丁香的桌上。落款是深圳市羅湖區。這是哪個?打開看看:

丁香兒你好:

我是海賓,好久不見了,不知你怎么樣了?我在二哥這工作挺好的,主要是做電腦。我負責驗貨什么的,也不怎么累。時間匆匆而逝,上次一別,兩年有余,那天分別,總覺得你很累,我想盡自己所能幫幫你,有什么我能幫忙的盡管說。希望你過的好,希望你能快樂幸福的生活。

對了,王玉在這邊的一家手機配件廠打工,她會經常過來,我們經常談起你,照你的吩咐我有照顧她。虎子該又長高了吧?二老的身體都還好吧?我在這也挺好的,只是會想家,想起你家院子里的那顆丁香樹,你不是說給我挖一株小的嗎?不知什么時候我能得到那顆丁香?

盼,給我回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海賓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月八日于深圳

一個午后,處理完手頭的工作,丁香正給窗臺上的吊蘭澆水,手機響了。“我是海賓,丁香兒,給你的信收到了嗎?怎么不給我回信啊?我要結婚了。”丁香沉默了幾秒鐘:“嗯,收到了,祝賀你!”“你怎么不問跟誰?”海賓問,丁香沒有說話,海賓接著說:“是王玉,她病了,食道癌晚期,已經擴散。醫生說就是動手術也活不到半年了。”丁香問:“那回來舉行婚禮嗎?我能幫什么忙?”“不回去了,王玉說他喜歡深圳這座城市,她希望我能陪她走完最后的日子。我想給你說一聲。”放下電話,和王玉在一起的日子一幕幕的重又浮現。丁香希望海賓能幸福,希望王玉能找個好的歸宿,這樣也不錯。倆個人能走到一起,丁香從心底默默地祝福著,希望她和海賓的婚禮能延長玉兒的生命,這樣的奇跡也不是沒有。

第二天一早到單位,丁香就給岳禮通了電話:“岳禮,我只能湊夠三萬塊錢,你看什么時候給你啊?”“那今天下午下班后你過來吧,我在公司等你。”岳禮今天話很少,只說了一句就匆匆掛了。

下班后,丁香把三萬塊錢小心翼翼的裹了一層又一層,放在挎包里覺得不放心。又找了個不起眼的牛皮紙袋,然后又把牛皮紙袋放到一個塑料袋里,這才放了心,騎上車去岳禮的公司。走進公司的大廳,大廳里靜悄悄的,沒有看到人。可能是都下班了吧,丁香想。穿過一個走廊,再往里走,看到了經理室的牌子,想必是岳禮辦公的屋了。敲了敲門,沒人應聲,丁香推門進來一看,原來是個里外套間。外屋擺著一個櫻桃紅色的老板桌,桌上擺著一個超薄的液晶電腦,旁邊還有一只展翅飛翔的黑色雄鷹。里屋的門吱呀一聲開了,岳禮照常穿一件紅色的格子T恤,圓團團的臉上露出了笑容,鏡片后面那雙鼓起的金魚眼立馬有了光彩:“丁香兒,你來了,你看我,中午喝多了,一直睡到現在才起來。你不來,我還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時候呢。來來來,趕緊坐下,喝口水。”岳禮走到門邊輕輕關上了門。“不坐了,我把錢給你就走了,我還得去接孩子呢!”丁香從兜里往外拿錢。“不急,不急,你好不容易來一趟,坐會吧!”岳禮起身擋在了門口。“好吧,那就坐5分鐘,我們是不是還要打個收據啊?”丁香問岳禮。“打什么收據啊,以后有錢咱們一起賺。我的就是你的,你的就是我的,我們不分彼此。”說著岳禮靠了過來,那張混合著酒氣、煙油味的嘴巴朝丁香的臉上拱了過來。丁香趕緊從沙發上站起身,抓起書包就往門外奔。“丁香兒,丁香兒,你別走啊!我喜歡你,從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歡你了。你就陪陪我吧!我心里也很苦,老婆跟我說不著,沒有共同語言,她一天到晚就知道打麻將,花錢。你今天就陪我一晚吧!你要多少錢,我給你。”岳禮抓住了丁香的胳膊不放,整個人都壓了過來。丁香使盡渾身的力氣用皮鞋的后跟猛蹬岳禮的腳尖,岳禮這才松了手,趁這當兒,丁香一轉身拉開門跑了出去。

跑到大街上,暮色已經完全籠罩了小城。丁香看不清對面的人和車,站在街角的風口處,好像有沙子吹進了眼里,淚和著風沙不聽話的滑出了眼眶。“豆腐,賣豆腐——梆、梆、梆”一個賣豆腐的老人敲著梆子,拖著長音,從丁香的身邊走過。一個衣衫襤褸的中年男人,左手拄著木棍,右手端著一個破搪瓷缸。走到丁香跟前,嘴里嘟嘟囔囔地說著:“可憐可憐吧,給點錢花吧。”丁香的眼珠都沒轉,還定定地站在原地。

詳細席玲簡介

 【作家簡介】席玲,畢業于河北政法學院,后進修于河北師大文學院。石家莊市作協會員,趙縣作家協會副秘書長,《趙州橋畔》編輯。發表文學作品及通訊報道80余篇,作品散見于《太行文學》《石家莊日報》《燕趙晚報》《河北工人報》《河北交通報》等報刊媒體。多次獲省、市級獎項。

更多席玲專欄
more略聯盟
more情鏈接
主辦單位: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
技術支持: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
投稿郵箱:jingjinjichina@163.com    辦公QQ:185067821
版權所有:京津冀文化網     冀ICP備13006836號-2
久久彩票心水网 福鼎市| 工布江达县| 大庆市| 襄樊市| 上饶县| 恩施市| 德令哈市| 神农架林区| 万年县| 横峰县| 渭源县| 长丰县| 尚志市| 新田县| 城口县| 论坛| 宁晋县| 湖北省| 罗定市| 曲阜市| 凤阳县| 太仓市| 卢龙县| 阳曲县| 赣州市| 普格县| 黄浦区| 故城县| 塘沽区| 含山县| 綦江县| 开封县| 咸阳市| 汉寿县| 湟源县| 新泰市| 民乐县| 雷山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