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德銀行
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小說 大 牛
作者: 常運鋒   來源:京津冀文化網   發布時間:2017-4-18 22:19:02

           大牛不是牛,是商集一小伙。小伙叫大牛,還真有個牛脾氣。這不,他的牛脾氣又上來了:“你走吧!馬上走,我不要你了!”

大牛一副兇巴巴的樣子,步步緊逼。面前的女人萎縮著往后退,已經退到了墻旮旯,可憐巴巴地說:“求求你大牛,求求你別這樣,我說去醫院查查,看礙誰,咱好吃藥治療,可、可你又不去……”

大牛粗魯地罵道:“檢查個××,我這樣壯的身體我用去嗎?今天咱就離婚,離了婚我立馬尋個大姑娘,生一堆孩子讓你個不下蛋的娘們瞧瞧。”

女人叫翠珍。翠珍哭著說:“大牛大牛,你過去可不是這樣子啊。”

大牛過去不是這個樣子,大牛過去對翠珍可好了。那時候在生產隊干活,翠珍力量弱干活慢,比如說鋤地吧,翠珍總攆不上別人,大牛就盡量挨著她,幫她多鋤兩壟苗,讓翠珍很輕松地就趕上了大家。大牛不僅幫翠珍干活,他還讓翠珍當牛騎。翠珍騎在大牛背上,口里喊著:“得兒——駕!得兒——駕!”有一次在屋里騎著玩,不小心被大牛娘闖見了,大牛娘說:“喲,騎馬哩!”翠珍羞得滿臉通紅,但心里美美地想:不是騎馬是騎牛,你給了俺一頭牛!

“大牛”這名字是他爹給起的,鄉下人起名字不像城里人文雅,狗啊驢啊逮住啥就叫啥。大牛出生時正鬧土改,大牛家和鄰家幾戶伙分了一頭健壯的大黃牛,大牛爹特高興,就給剛出生的兒子起名叫“大牛”。大牛后來有了弟弟,就依次叫二牛、三牛……一直叫到五牛。孩子多、年齡小、勞力少,在生產隊要靠工分吃飯,大牛家掙的工分不夠口糧錢,年底分不了紅還得倒貼,大牛的牛脾氣就上來了,死活不上學,去地里拾柴、割草,說是幫爹娘減輕點負擔。再大一些,他就在生產隊干活掙工分。

大牛該尋媳婦了,媒人問他要啥條件的?大牛心里說,就咱家這經濟狀況還提啥條件?很自鄙,想了一下說:“第一須是個女人;第二須是個活女人。”大牛提了兩個條件,實際上等于沒條件。其實大牛長得高高大大,還是很惹姑娘們喜歡的。媒人給他介紹了東莊一位姑娘,就是翠珍,翠珍對大牛的模樣很滿意,就不嫌大牛弟兄多,答應了這門婚事。翠珍到大牛家,每天和大牛一起出工干活,大牛家平添了一個勞力,緊吧的日子緩解了不少,全家人都很喜歡。這樣過了幾年,后來實行改革,土地承包到戶,市場也放開讓個人做買賣,大牛家臨大街,大牛就把臨街的房屋開成小賣部,賣煙酒糖茶、日用雜品,生意很好,來買東西的人很多,但也很雜。鄰家有個外號叫“麻野雀”的女人,來到小賣部就愛與大牛說些不三不四的風騷話,開始時大牛煩她,可時間長了就受到感染,聽著很舒服哩。“麻野雀”又愛撥弄是非,她說:“大牛啊,快讓翠珍給你生個孩子吧,不然你這產業將來讓誰繼承呀?”還說:“你如今是老板,是有錢人,誰不高看啊,你要是再婚,絕對不缺個黃花大姑娘。”

“麻野雀”的話讓大牛摸不著北,就看著翠珍不順眼,就發牛脾氣。有一天,翠珍在地里趕活,回家晚了,大牛就吼:“你跑哪里野了,想餓死我啊?”翠珍辯解說:“就剩下兩壟苗,我趕著鋤完才回來。”大牛不依,說:“你還犟嘴?我養了你十年你連個孩子都不生,要你咋?你走吧,馬上離婚!”

大牛的爹娘對翠珍不生孩子早有意見,又覺得大牛有能耐不缺個女人,大牛娘就數落翠珍:“錢你不會掙,孩子不會生,還不好好照顧男人,你想咋哩?”又翻騰出以前的事:“你、你還拿男人當馬騎,哪有這樣的媳婦?”大牛爹聽了大牛娘的話,覺得這媳婦實在可惡,喊道:“不聽話打她!”大牛在爹娘的激勵下,牛脾氣一竄三丈,揪住翠珍的頭發就打,說:“打死你個不下蛋的娘們!”翠珍的背上挨了好幾下拳頭,又碰在門框上,額頭流出了血。鄰家聽見翠珍的哭喊聲,趕過來硬把大牛攔開,翠珍哭啼著回了娘家。

翠珍的弟弟見姐姐滿臉是血,十分氣憤,就喊來本家幾個年輕人來到大牛家要打大牛,為姐姐出氣。大牛爹娘若是說句道歉的話,也許事態就平息了,但大牛爹和他的牛兒子們氣很盛,抄起鐵锨、棍棒迎頭就打。常言說“好狗還咬不出村哩”,何況翠珍的弟弟他們是赤手空拳,沒打著大牛,反挨了打,有的臂膀挨了一棍,有的頭上被打了個疙瘩,只得狼狽而逃。事情鬧到這份上,翠珍哪還能回去?只好在娘家住了下來。這一住就是好幾個月,眼看到了農歷年底,翠珍想回去,弟弟阻攔說:“讓他們來請,請就回去,不請不回去!”

這些日子“麻野雀”還是不斷激大牛:“啥金貴?錢金貴!有了錢啥也會有,你有錢你怕啥?今兒個離了婚,嫂子明兒個就給你拽個大姑娘來!”大牛信了這話,就跟爹娘說:“她回來就回來,不回來我不去叫她。”爹娘也同意,說:“真是的,還拿架子哩,不回來不叫她!”

這地方有個老規矩:出了門的閨女不能在娘家過年。但大牛不來叫翠珍,翠珍也沒奈何,不在娘家又能去哪里?大年初一噼噼啪啪的鞭炮聲響成一團,年輕人挨家挨戶給長輩拜年,大家歡天喜地,獨翠珍一個人躲在屋里暗暗垂淚。緣分已斷情已盡,這婚姻咋還能維持下去?剛過年兩個人就辦理了離婚手續。

翠珍離了婚立馬有人上門說媒,農村的女人還真不缺個婆家。翠珍經過比對,選中了北何莊一位男人,不久就出嫁了,十個月后生下一個白胖小子。原來,不是翠珍不能生育,是大牛。

大牛離婚后遍告幾個媒婆,讓她們給他說媒,但媒婆介紹的都是帶小孩的寡婦,大牛不肖一顧。他跟“麻野雀”說:“你不是給我介紹黃花姑娘嗎?如今我離婚了,嫂子抓緊介紹啊,我一定好好答謝你。”“麻野雀”說:“別慌,不出三個月嫂子一定給你說成個大姑娘。”但三個三個月過去了,“麻野雀”的話也沒兌現。如今的姑娘眼皮高,都嫌大牛歲數大,嫌他沒文化。開小賣部?小賣部算個啥,要是開個超市或工廠還可以考慮。結果,黃花大姑娘沒說成,連離婚茬也沒人給提了,更可氣有個媒婆竟要給她介紹個傻女人!大牛郁悶,小賣部的生意也懶得打理,不久就關了門。后來,大牛聽說翠珍生了小孩,更是當頭棒喝,就責怪自己犯渾,并想起了翠珍的好,想起了翠珍的溫柔。他想念翠珍,忍不住買了禮物想看望翠珍。來到北何莊,卻不敢進翠珍的家門,就在附近轉悠,轉悠了半天見翠珍抱著孩子出來了,趕緊上前輕聲喊道:“翠珍,我看你來了,這是禮物!”翠珍說:“大牛你別這樣,我不要你的禮物,你快走吧,別讓我男人看見。”翠珍說罷,急忙低頭返回家中,隨手把街門關上。

翠珍已屬于別的男人,大牛心如刀絞。回到家里,看著冷鍋冷灶冷被窩,好生凄涼,越發后悔不該跟翠珍生氣,更不該跟翠珍離婚。怨誰呢?都怨“麻野雀”!大牛就去責問“麻野雀”:“你咋讓我離婚?”“麻野雀”變臉變色,說:“大牛你別胡說八道,我讓你吃屎你就吃屎啊?是你要當陳世美,咋怨起了別人?再胡說讓俺那口子揍你個鼻青臉腫,咱試試!”“麻野雀”丈夫長得五大三粗,大牛的牛脾氣不敢發作,忍氣吞聲回了家。回家看見爹和娘,心里又埋怨起爹娘來,就走到跟前說:“爹、娘,你們都是過來人,那時候我糊涂,恁咋不制止我,還撐著讓我鬧離婚?這不,如今我成了光棍漢,沒人要了,恁二老心里舒坦啦?”大牛爹很生氣,指著大牛說:“大牛你、你……”你了半天也沒說出個啥,大牛娘則一個勁抹眼淚。

大牛精神失常,從村東走到村西,又從村南走到村北。村北有一條小河,位于商鎮與北何莊之間,以前翠珍常在小河這邊洗衣服,嫁北何莊后又常在小河那邊洗衣服,大牛就常到那里轉悠。這一天大牛又來到小河邊,看到對面有個女子在洗衣服,大牛認定是翠珍,忙高聲喊道:“翠珍!”大牛撲到了小河里……

詳細常運鋒簡介

 【作家簡介】常運鋒,原任成安縣政府方志辦主任、主編,現為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理事、邯鄲市民俗文化研究中心顧問、成安縣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、成安縣民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。陸續在《人民日報》等報刊發表小說、散文、故事、劇本、評論百多篇,地方人文文章數十篇,主編出版《成安縣志》、《中共成安縣歷史》、《紅軍軍長李青云》、《中國禪宗第一人慧可大師傳》、《成安五千年》、《偉人與成安》、《成安成語典故》等專著。作品多次獲獎,并先后獲省首屆修志先進單位、先進個人,省民俗文化協會優秀會員,成安縣首屆文學藝術突出貢獻獎等榮譽。撰寫的《成安道東堡9.24廟會》、《成安縣春節習俗》在省廟會調研征文和春節習俗征文中分別獲二等獎。

更多常運鋒專欄
more略聯盟
more情鏈接
主辦單位: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
技術支持: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
投稿郵箱:jingjinjichina@163.com    辦公QQ:185067821
版權所有:京津冀文化網     冀ICP備13006836號-2
久久彩票心水网 黄石市| 葫芦岛市| 南江县| 隆林| 平安县| 辽中县| 平南县| 仙游县| 准格尔旗| 两当县| 杭锦旗| 德昌县| 武冈市| 邯郸县| 连江县| 靖州| 昭苏县| 东源县| 高陵县| 科尔| 库车县| 加查县| 长岭县| 八宿县| 昌吉市| 大洼县| 两当县| 兴国县| 都兰县| 昭通市| 邓州市| 阳信县| 东乡族自治县| 万载县| 长子县| 龙海市| 宝坻区| 莫力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