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德銀行
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深深的眷戀
作者: 劉克菊   來源:京津冀文化網   發布時間:2017-12-9 9:53:17
         家是人最終的落腳點,是人生的驛站。

最難走出的是家園。這對于那些初離家門的人來說,體會尤為深刻,我頗有感觸。

二十歲,我告別了形影相隨的父母,生平第一次走出了眷戀深深的故鄉,隱隱痛愛的家園,踏上了匯源這條期待開拓的創業之路。

自此,二十年的童心,二十年的夢幻,二十年的純真,二十年的嬌慣都遠離了我。二十年,何其漫長,從未離開過家門的我,出門該有多難啊!茫茫然,眷戀象生了根,長了腳的藤蔓,密密地,密密地爬滿了我整個心田,一直通到魂牽夢繞的家園。

說真的,在家這個溫暖的安樂窩里整整度過了二十個年頭的我,該有多少美好的往事值得留戀啊。身居其中的時候,不覺得它有多好,一旦離開了,才覺得那原來是天堂,是最溫馨幸福的地方,無奈,人往往是“身在福中不知福”的。

初來乍到,在這遠離家鄉的陌生土地上,每每到華燈初上的夜晚,一想起對家鄉親人那種深深的眷戀,禁不住就浮想聯翩,淚流滿面,繼而也就想到了從前,想到了家庭的溫暖,父母的愛憐,同學、朋友的情感,至今仍常常浮現在眼前。然而,今非昔比,從前再也不會回來了,就象事物每天都在經受著日新月異的轉變一樣,每一刻都是一個新起點,且風云突變,難分終點。

盡管天空依舊蔚藍,陽光依舊燦爛,空氣依舊清鮮,白云依舊飄然,但是人與環境都已發生了根本的轉變,絕非從前。當然,我也不可能再是二十年前那個幼稚、單純的我了,經過二十年的春的溫暖,夏的迷戀,秋的涼爽,冬的嚴寒之后,我較從前多了幾分成熟,多了幾分穩健,多了幾分知識,當然也多了幾分茫然,而且伴隨時光的流逝,有無數失敗的辛酸,勝利的甘甜,晴天的歡欣,陰天的哀怨,都已付諸東流了。

流年似水,似水流年,明知流走的難再復返,可我依然眷戀,毫無怨言。

倚門而立,面對陌生的環境,陌生的面孔,陌生的車間,總覺有一種孤獨感從心底油然而生,倍覺清寒。

每當吃起飯菜,淚水就溢滿雙眼。從平淡的飯菜中,我第一次品嘗到父母辛勤種出莊稼的香甜;第一次體諒到做父母的艱難;第一次覺出遠離父母的孤單;第一次想到回家時多幫父母干點活,把生活的重任分擔——總之好多第一次在我腦海中閃現,在我晶瑩的淚光中閃現,閃現父母勞累的身影,那熟悉的身影一直迷糊了我的淚眼。

“慈母手中線,游子身上衣”這句流傳千古的名言以前我看了總不以為然,想不到在我離開家的期間,恰巧得到了真實的體驗,到今天為止,我才真正懂得了它的內涵,是那般藕斷絲連。

在永久的記憶深處,我堅信自己永遠也忘不了初次離開家門時,父母千叮嚀,萬囑咐的那般掛念;永遠也忘不了臨走時母親早包好餃子等我吃的那淚水漣漣的一天;永遠也忘不了在異地日日夜夜想家的那種刻骨銘心的眷戀;忘不了的是無數“永遠”!

在異地工作,我懂得其艱難。家,無論怎么說我都萬般想念,可我明白:既然已來匯源,就是匯源的一名職工,就應好好干,因為我志在匯源。相信匯源的領導及職工會象我的父母兄妹那樣熱心待我,望家中父母放心,不要對我有太多牽掛。

總之,眼前那陌生的一切,隨時光的流逝我都會適應,隨俗為愿。唯獨對家及親人那種深深的眷戀,始終都不會改變,永遠不會。

拜托清風,把這份刻骨銘心的眷戀,悄悄送到我魂牽夢繞的家園。

 

詳細劉克菊簡介
【作家簡介】劉克菊,女,1973年生于山東省臨沂市沂水縣。臨沂大學畢業。自幼酷愛文學,勤于筆耕,發表過詩歌、散文、小說等多篇,文學大賽獲過多項獎勵。出版《文選》一部,并在《燕趙作家》文學期刊發表《永遠的卡爾》《有多少愛可以重來》《匯源的羅曼蒂克》《花匠劉大爺》等作品。心地善良,感情細膩,靠真情寫作,常被情感打動。幾乎每一篇作品都是在淚光中完成的,感觸頗深。無論在多么艱難的情況下都不肯放下心愛的筆,堅信有耕耘必會有收獲。

 

更多劉克菊專欄
more略聯盟
more情鏈接
主辦單位: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
技術支持: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
投稿郵箱:jingjinjichina@163.com    辦公QQ:185067821
版權所有:京津冀文化網     冀ICP備13006836號-2
久久彩票心水网 北海市| 曲沃县| 威信县| 巴东县| 安化县| 扶余县| 济阳县| 卢氏县| 永年县| 德州市| 门源| 扶绥县| 定西市| 二手房| 米易县| 富裕县| 云林县| 德保县| 太保市| 德化县| 横峰县| 阳朔县| 铜川市| 湘阴县| 阜南县| 兴业县| 成安县| 苏州市| 温宿县| 邻水| 中江县| 江城| 龙川县| 突泉县| 民权县| 西盟| 阿坝| 东海县|